河南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河南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2 08:48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安法其实也可以在一些情况下出手的,国安法要确保“一国两制”全面实施,要保持香港繁荣稳定,要压缩外部和内部的敌对势力。面对这些情况,除了国安法外,中央肯定有很多权力可以运用,只是反对派也不清楚会有哪些招数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人觉得香港是法治社会,但是与此同时香港人的法治观真的跟西方那一套是有分别的。香港人之所以接受香港法治,只是觉得法治是有用的,是从实用的角度去看的。至于法治背后所隐藏着的人权观、宗教观和复杂的法律程序,他不是很清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因此到了牵涉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时候,当国家安全真真正正受到严重威胁时候,我一向认为中央一定要自己出手,不能完全依靠香港去做好维护国家利益、政权利益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制势力当中有一部分爱国者,真正的爱国者也有相当多的国家、民族感情。虽然他们不是共产主义者,但是认同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和角色,关怀中华民族的福祉,愿意在中国跟西方势力斗争时站在中国这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兆佳:现在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减少,就算让他们单方面得到多少议席,他们也会受到很多限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认为反对派可以拿下过半立法会议席;即使真能拿到,他们的活动空间也已少了很多。如果要继续坚持对抗、要瘫痪特区政府的管治,我相信他们也是自寻死路,中央不会坐视不理的。【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叶蓝】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反复,中央向特区政府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和协助。但反对派不断借机在网上散播谣言及制造矛盾,肆意诋毁抹黑中央协助特区抗疫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过去一两年来立法会议事规则已经修改了很多,让反对派很难继续在立法会上“拉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观察者网:在采访之前拜读了您的《香港人的政治心态》一书,这书集合了您上世纪末的部分论文研究。您在书里提到一句,“港人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流于表面”。我有一疑问,怎么理解“流于表面”这表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观察者网:建制派不是所有人都跟特区政府上下一心,而香港施行“行政主导”体制,行政长官在立法会“两不靠”,权力受到制约监督。这就有个问题,按区议会选举的势头来看,反对派极可能在立法会选举占领更多席位。如果他们的席位增多,以后行政长官执政岂不更加受限?反对派试图“体制内夺权”,对此该如何应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任何人做任何事情,一旦违反了香港国安法里列出的四个罪行,就犯法了,就不能继续做立法会议员。在立法会里,如果你的动议辩论会其他行为被特区政府或中央认作危害国家安全,特别是企图颠覆国家政权,那立法会也保护不了你。